打印

[原创] 天生军人

天生军人

也许我并不适合写回忆性的文章,毕竟我还是个小青年,人生中还没有多少轻灵或者沉重给我来回忆。

但我想每个人,当你走过今天,昨天就成了回忆,只要愿意写,那么每个人都有写回忆的资格。

我的父亲是个军人,而且军衔正好能让我母亲随军。但母亲是个强人,她不喜欢靠男人,虽然是她深爱的男人,何况外面还有她的事业。父亲也不可能放弃军队。所以,从小我便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直到那次变故。

母亲总是很忙,所以没有过多的精力来照顾我,便把我托在外婆家。于是在我儿时的记忆中舅舅是唯一感受到我存在的人。在我小时候我乱跑了、闯祸了、被别的大孩子欺负了等等这些事情都是他来处理的。他会实实在在的打我而不像其他大人一样丢一句,“等你妈回来再要你好看”然后忙自己的去了。

因为舅舅是我父母之外唯一打过我的人,所以从小我便特别恨他,在每次打后我便要和他吵嘴,而他每次都很认真的说娘亲舅大。我总是很不服气,所以在每次被打后我都在妈妈回家后忐忑不安的象妈妈解释我今天是多无辜,而舅舅多可恶,但妈妈每次都用非常大无谓的口气和舅舅说,没关系,不要手软,要帮她多教育教育我。现在想来,大概是我妈妈知道除了舅舅在又没人在乎我的存在了,她也只能狠心的出卖自己的感情来避免我完全被忽视从而哪天我那天上街被撞死也没人知道。

舅舅也不是每天都很有空的,他也有很多需要他去忙的事情,而那时候我就会被用一根绳子拴住腰,绳子的另外一头系在窗户的铁条上。那时侯的乡下,房子大多都是平房,在平房前也大多会有块平地,或石板的或是憨实的土地。平时大家会用这块地方停放车辆或者堆放些蜂窝煤石子等等。而当时在绳子能拉动的范围便是我所有的娱乐天地。

对与小时候的那段经历我是没多大记忆的。但在一次喝醉酒后,父亲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在一次他从部队回来探亲,刚走到外婆家的场地上就看到一个像泥蛋一样的孩子被拴在窗条上到处乱爬,他呆了好久才依稀认出了是自己的孩子,他一下次接受不了了,抱着我呜呜的哭了起来,这个举动让闻声赶来的亲戚都手足无措。

在这次以后,每当我问起他这件事情的时候,他都会大声的斥责我转移话题,或者当即吼一声:“你那时候这样小又这样调皮,不拴着你难道任你上街被汽车撞死?”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总是很不自然,我知道父亲是不想让这些旧事引起家族不和。我很清楚当时父亲是憋了气的,因为我还清楚的记的那晚父母翻天覆地的大吵。虽然父亲是一个大度的人但这件事情仍旧是父亲心中的痛,已经成为父母婚姻情感中的一丝瑕疵。现在看到外婆那边的亲戚,父亲虽然不会表现什么,但我还是能感到他的不喜。

那一次大吵是我以后人生的分水岭,我想如果父亲那次没回来或者是没看我那悲惨的样子,或许就不会造就我以后对军队生活的坚定把。

在那一次大吵后,父亲第二天一大早就起程带着我回了部队。在部队是我小时候回忆中最幸福的一个阶段。在部队的时候父亲经常趁着休息的时候打些野鸡野兔的给我改善伙食,再我每次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他总会欣慰的笑一笑,叫我慢点吃并且摸着我的头问我,在部队好不好?我总是很高兴的回答说好,而且声音一次比一次响亮。

在部队是我最开心最自由的时候,父亲也是有自己的职责的,不可能有许多的时间来陪我,我则和军区里其他军官的孩子到处疯,自由难得可贵,但自由的代价就是常常在我身上留下许多伤疤,经常是今天从单杠上摔下来明天又从偷爬的装甲车上掉下来,很多时候都是新伤叠旧伤,但父亲并不以次苛责我,只是叫我下次爬的时候小心,并教给我许多的动作要领,然后笑笑、刮着我的鼻子说我是天生是当兵的料。

但我一身的伤疤在每一次父亲带我回家总是会让母亲流着泪数落父亲,这个时候一旁的亲戚也会纷纷举例,说我可怜,在家怎么好了,不会磕着碰着等等。这个时候父亲就会当着大家的面大声的问我:“部队好还是家好?”我便条件反射的大声回答:“当然是部队好。”而我父亲则无声的扫视一下所有人,然后在假期结束后继续带我回部队,这样的情况直接持续到父亲转业

小时候的这一段部队生涯深深的刺进了我的骨子里,在我回家住的时间里,我基本每天都会想起军队的时候,这样促使了我一到年龄就迫不及待的选择了军队作为我生命的归宿。

本人原创,随笔于铁血,现发帖于此,战友指正。嘿嘿。

[ 本帖最后由 nicepiao 于 2008-3-16 16:39 编辑 ]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TOP

顶了。兄弟。希望这里能成为你经常活跃的舞台。
军迷会员Q群30461316
播种行动,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性格;播种性格,收获命运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QQ聊天室] - 【军旅在线】
http://web.chat.qq.com/intoroom.htm?rid=102177

TOP

而那时候我就会被用一根绳子拴住腰,绳子的另外一头系在窗户的铁条上。

小时候.我妈要去工作.没法带着我.让一个远房表叔(在我们那养鱼)看着我,听我以前隔壁的说...
经是常给我一小碗饭..二凳子..一凳子搁饭..一凳子搁人..锁在家里..庆幸的是我乖..不会让他拿绳锁住..
┏─────┓
│什麽湜緈諨?│
┗─┰─┰─┛
︸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一些等爱的小孩,流浪在不同的街道,只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给自己一双手的人,可以带着我们走向幸福的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