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旅文学 >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时间:2010-08-25 08:01来源: 作者:王华 点击: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 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役,曾担任江西省钢铁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6月离休。


三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得让人想张开怀抱拥抱整个春天。在这个春光洒落在钢城大地的上午,记者走进了革命老前辈王家全的家中。在这个装饰素朴的公园南村普通老房中,王老用满是回忆的语调再次抚摸着属于他的、一辈子的回忆,这段回忆,让王老和记者一起随着时光穿越来到旧中国的40年代……
(一)第一战
参军入伍
1945年初,虽然经过近8年的斗争,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重大变化,但日军仍然占据着部分县城和大中城市,这其中就包括王家全的家乡——山东省沂源县。时年16岁的王家全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日军在家乡的“扫荡”、“三光政策”,已点燃了他满腔的复仇怒火。这年1月,少年王家全和同村的6个民兵一起光荣的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了他向往已久的八路军战士。
虽说是成为了“正规军”,可“正规军”的装备实在不咋地。那时老兵们倒是人人都有枪,可新兵们却只能是揣着手榴弹或是炸药包。没办法,斗争太残酷,部队底子薄、装备跟不上,要枪,只能从鬼子手里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枪便是一个八路军战士最耀眼的勋章。可即使是这样,分到新兵们手里的手榴弹顶多也就三颗,都是后方造的跟鸭蛋一般大小的土手榴弹,要是运气不好,连扔几颗出去也不会炸响一个。
夜袭张店
装备不好,仗还是要打。作战任务没有等王家全的军事技能完全熟练、手里拥有的还只是土手榴弹、土炸药包时来临了——团里决定攻打张店、维县两个据点。根据作战部署,将先对地理位置突前的张店据点实施夜袭。
这天晚上21:00,张店之战打响了。身为2排4班的新战士,王家全被编入该班第四爆破小组,携带炸药包,按照爆破序列对敌碉堡实施爆破。冬夜里的枪声可真好听啊,寒冷的气息里枪声特别的清脆,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像小时候看见过的焰火,灿烂而让人向往。王家全隐蔽在阵地里,脑袋里反复的回响起连长做战前动员时说的那句话:谁缴获的枪就归谁!此时他的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第一支枪
在干部和老战士的带领下,战斗进展顺利。由副排长带领的爆破一组在连队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摸索前进至敌主调堡附近的遮蔽物下伺机对其实施爆破。碉堡内鬼子的机枪由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到目标,一个劲的胡乱扫射,虽然盲目却也颇具火力。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就在敌机枪换弹夹出现转瞬即逝停顿之时,副排长带领爆破组一个前冲将炸药包放置在了爆破点上。片刻,从敌主堡墙根部传来一声悦耳的巨响——敌堡被炸了个大窟窿。毋庸置疑,敌据点的主碉堡已失去了战斗力。
随着主堡被我军突破,部队的冲击展开了。虽然据点内日本人还在抵抗,枪声依然密集,子弹仍在穿梭,但这与王家全初次参战的兴奋相比黯然失色。王家全顾不及手上连支枪都没有的现实,和战友们冲锋着,用任何一种可以消灭敌人的方式、用任何一种令敌人感到惊讶的斗争方式,与之拼杀。终于,在据点深处,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王家全缴获了一支“三八大盖”和四、五十发子弹,这个满头是汗两眼放光的小伙子有了属于他的第一支枪,这只枪,日本造。
不晓得开电灯的土八路
拿下张店据点后,部队原地进行休整。夜晚来临,王家全所在的连队按照惯例开起了班会。在八路军部队,开班会是老传统,尤其是战斗结束后,班会能够将连队意见及时传达,同时又能在全班范围内迅速总结战斗经验,密切战友间的配合。因此,尽管全连上下连个小学毕业的人都没有,文化程度相当的低,但是各班的班会还是开得很认真,至少,大伙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对得起战斗中牺牲的弟兄!也难怪,这一战,连队又失去了13个好兄弟。
这晚各班班会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下正开着,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团长没好气的叫喊声:哎呀你们还真是土啊,人家叫我们“土八路”还真没冤枉咱们,这屋里有电灯你们不晓得开吗?!话音刚落,团长就推门进入了4班。随后,随着一声众人都没有听到过的“滴答”声,团长拉亮了电灯,顿时屋内亮堂了,每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土八路”们被团长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整得互相咧着嘴笑。
可以吃的“炸弹”
随着张店据点的突破,维县据点很快也被拿下。两战下来不仅消灭了500多鬼子,部队还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最让连队高兴地是机枪数量有了突破,而且连队还分得了不少比后方造手榴弹威力大得多的日军手雷。“拿着日本手雷我们心里可高兴了,因为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手雷威力可不小,一炸就是一大片!”王家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可同样是缴获物资,拿着日本罐头我们就不知所措了,全连没一个人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干啥用的,因为上面写的净是日本字,别说是日文了,就是连汉字咱们连队也没人识几个呀。于是我们大伙就这么看着这一堆堆的日本罐头,既不敢动又不敢摸,怕是炸弹之类的危爆物品。后来还是一个从团部回来的排长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罐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罐头打开,因为没吃过呀,哪知道用刺刀戳开就行了……”王家全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开怀了。

(二)血洒青山
担任阻击
1946年,已是一名老兵的王家全在全国抗战取得胜利后,又随着部队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这一年的9月,王家全所在的8师23团奉命掩护司令部机关和大部队转移,他们的作战任务是,阻击追击而来的敌新六军二十二师24小时。此时王家全已是连部通信员,和往常一样,这次战斗中他的任务还是将连首长的指令迅速传达给各战斗班排。王家全所在连队的阵地设在一座树林密布的大山制高点上,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战斗在17:00时左右打响了。连队的工事刚刚修好就叫敌人的炮火给打烂了,还没来得及对工事进行整修,敌步兵开始冲锋了。“那些国民党步兵冲上来时就像‘羊群’一样,密密麻麻,场面很大呀!”王家全开始回忆,一段珍藏在他心灵深处的记忆出鞘了。“虽然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也是一名老兵了,但那个时候还是紧张,敌人太多了,整个山坡都是敌人,连长就说了,别看敌人数量多,叫得狠,把他们放近了打,保准叫他们吃苦头!”
连长的话果然说得不错。当敌步兵冲锋至距我方阵地三、四十米时,部队开火了。这个时候那些大量缴获的日本手雷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日本手雷威力大,敌人分布密集,我方又是居高临下,一个手雷扔下去往往就能杀伤一大片敌人,而同志们的手雷齐放,更是把敌人炸得苦不堪言。很快,敌人的尸体成堆的留在了阵地前沿,那些侥幸没有被伤及的敌人,也屁滚尿流的撤了回去。
“我就看到那些敌人啊,有的一跤摔得爬不起来,即使是能起来他也不敢起来,有的就直接被炸得从山坡上往下滚下,这么一波打下来,我心里就有底了,别看敌人冲得凶,都不经打……”王家全兴奋地说。
这样的冲击与防守一波一波的进行着,攻守双方除了伤亡更大了,战斗的态势没有任何变化。阵地被一次次的炸烂,又一次次的被修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清冷的弯月挂在了阵地的上空,夜已经深了,战士们已在阵地上固守了近十个小时,疲惫正悄悄地袭扰着他们。“一开始我们都还不觉着饿,等敌人把攻势缓下来我们才感觉到肚子在叫唤,可也没啥好吃的,饿了就只能是抓一把炒苞米,再兑上一口水……,当时也不觉着困,因为敌人就在山坡下头,他们夜里也在不断的进攻,我们放松不得,就这样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我有一个一起入伍的同村哥哥就是在第二天白天时牺牲的。”王家全说着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增添了一份伤感。
光荣负伤
这场战斗在国军的反复进攻和我军的顽强固守之下变得异常惨烈,然而,再惨烈的战斗也有结束的时候。第二天傍晚18:00,王家全和他的连队已成功的按照上级指令,在规定时间内“拖住”了敌人24小时。在接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部队准备撤离阵地,与此同时,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也开始了。连队的阵地再次遭到各式炮弹密集的炮击。王家全和同志们都清楚,在炮火咆哮过后,又一轮步兵冲击又要来了。
又是一个被炮火映红的傍晚。连指挥所上空,飘着的是黑色的硝烟,呼啸的是穿梭着的炮弹。突然,一发“六零”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炸开,指挥所内顿时烟雾弥漫。“王家全——,王家全——”指挥所内传来战友们急切的呼唤王家全名字的声音,与此同时,关于其他战友名字的呼喊也在响起。这发落在指挥所附近的炮弹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几个战士的生命,万幸的是,王家全不在其中。虽然幸免于难,但这发炮弹依然在王家全的大腿右侧留下了数块弹片。
“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王家全说,同时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那时没有麻药呀,我还有今天……后方军医都说要保我的命必须把腿锯掉,是我们指导员拼着拦住不让锯的呀,他是为了我好……”提及这段负伤的经历,王家全的情绪变得激动,语句有点凌乱,甚至还拉起衣服,将那处连家里孩子都不曾看过的伤显现在记者面前。仿佛,他要让面前的这位聆听者把所有听到的、记下的,加上联想的翅膀,和他一起回到那个充斥着炮火硝烟的战场。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王家全告诉记者,在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中,战友们拼死保住了阵地,他的腿也在军部医生的力保之下留住了。虽然这只是部队斗争过程中无数大小战斗中极其平凡的一次,但这次战斗却让王家全这个现已85岁的老人毕生不能忘却,因为,在这次战斗中,他在青山上洒下了鲜血;因为,他体验过生死离别;因为,他见证了战争与和平!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役,曾担任江西省钢铁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6月离休。


三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得让人想张开怀抱拥抱整个春天。在这个春光洒落在钢城大地的上午,记者走进了革命老前辈王家全的家中。在这个装饰素朴的公园南村普通老房中,王老用满是回忆的语调再次抚摸着属于他的、一辈子的回忆,这段回忆,让王老和记者一起随着时光穿越来到旧中国的40年代……
(一)第一战
参军入伍
1945年初,虽然经过近8年的斗争,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重大变化,但日军仍然占据着部分县城和大中城市,这其中就包括王家全的家乡——山东省沂源县。时年16岁的王家全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日军在家乡的“扫荡”、“三光政策”,已点燃了他满腔的复仇怒火。这年1月,少年王家全和同村的6个民兵一起光荣的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了他向往已久的八路军战士。
虽说是成为了“正规军”,可“正规军”的装备实在不咋地。那时老兵们倒是人人都有枪,可新兵们却只能是揣着手榴弹或是炸药包。没办法,斗争太残酷,部队底子薄、装备跟不上,要枪,只能从鬼子手里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枪便是一个八路军战士最耀眼的勋章。可即使是这样,分到新兵们手里的手榴弹顶多也就三颗,都是后方造的跟鸭蛋一般大小的土手榴弹,要是运气不好,连扔几颗出去也不会炸响一个。
夜袭张店
装备不好,仗还是要打。作战任务没有等王家全的军事技能完全熟练、手里拥有的还只是土手榴弹、土炸药包时来临了——团里决定攻打张店、维县两个据点。根据作战部署,将先对地理位置突前的张店据点实施夜袭。
这天晚上21:00,张店之战打响了。身为2排4班的新战士,王家全被编入该班第四爆破小组,携带炸药包,按照爆破序列对敌碉堡实施爆破。冬夜里的枪声可真好听啊,寒冷的气息里枪声特别的清脆,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像小时候看见过的焰火,灿烂而让人向往。王家全隐蔽在阵地里,脑袋里反复的回响起连长做战前动员时说的那句话:谁缴获的枪就归谁!此时他的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第一支枪
在干部和老战士的带领下,战斗进展顺利。由副排长带领的爆破一组在连队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摸索前进至敌主调堡附近的遮蔽物下伺机对其实施爆破。碉堡内鬼子的机枪由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到目标,一个劲的胡乱扫射,虽然盲目却也颇具火力。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就在敌机枪换弹夹出现转瞬即逝停顿之时,副排长带领爆破组一个前冲将炸药包放置在了爆破点上。片刻,从敌主堡墙根部传来一声悦耳的巨响——敌堡被炸了个大窟窿。毋庸置疑,敌据点的主碉堡已失去了战斗力。
随着主堡被我军突破,部队的冲击展开了。虽然据点内日本人还在抵抗,枪声依然密集,子弹仍在穿梭,但这与王家全初次参战的兴奋相比黯然失色。王家全顾不及手上连支枪都没有的现实,和战友们冲锋着,用任何一种可以消灭敌人的方式、用任何一种令敌人感到惊讶的斗争方式,与之拼杀。终于,在据点深处,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王家全缴获了一支“三八大盖”和四、五十发子弹,这个满头是汗两眼放光的小伙子有了属于他的第一支枪,这只枪,日本造。
不晓得开电灯的土八路
拿下张店据点后,部队原地进行休整。夜晚来临,王家全所在的连队按照惯例开起了班会。在八路军部队,开班会是老传统,尤其是战斗结束后,班会能够将连队意见及时传达,同时又能在全班范围内迅速总结战斗经验,密切战友间的配合。因此,尽管全连上下连个小学毕业的人都没有,文化程度相当的低,但是各班的班会还是开得很认真,至少,大伙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对得起战斗中牺牲的弟兄!也难怪,这一战,连队又失去了13个好兄弟。
这晚各班班会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下正开着,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团长没好气的叫喊声:哎呀你们还真是土啊,人家叫我们“土八路”还真没冤枉咱们,这屋里有电灯你们不晓得开吗?!话音刚落,团长就推门进入了4班。随后,随着一声众人都没有听到过的“滴答”声,团长拉亮了电灯,顿时屋内亮堂了,每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土八路”们被团长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整得互相咧着嘴笑。
可以吃的“炸弹”
随着张店据点的突破,维县据点很快也被拿下。两战下来不仅消灭了500多鬼子,部队还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最让连队高兴地是机枪数量有了突破,而且连队还分得了不少比后方造手榴弹威力大得多的日军手雷。“拿着日本手雷我们心里可高兴了,因为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手雷威力可不小,一炸就是一大片!”王家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可同样是缴获物资,拿着日本罐头我们就不知所措了,全连没一个人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干啥用的,因为上面写的净是日本字,别说是日文了,就是连汉字咱们连队也没人识几个呀。于是我们大伙就这么看着这一堆堆的日本罐头,既不敢动又不敢摸,怕是炸弹之类的危爆物品。后来还是一个从团部回来的排长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罐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罐头打开,因为没吃过呀,哪知道用刺刀戳开就行了……”王家全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开怀了。

(二)血洒青山
担任阻击
1946年,已是一名老兵的王家全在全国抗战取得胜利后,又随着部队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这一年的9月,王家全所在的8师23团奉命掩护司令部机关和大部队转移,他们的作战任务是,阻击追击而来的敌新六军二十二师24小时。此时王家全已是连部通信员,和往常一样,这次战斗中他的任务还是将连首长的指令迅速传达给各战斗班排。王家全所在连队的阵地设在一座树林密布的大山制高点上,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战斗在17:00时左右打响了。连队的工事刚刚修好就叫敌人的炮火给打烂了,还没来得及对工事进行整修,敌步兵开始冲锋了。“那些国民党步兵冲上来时就像‘羊群’一样,密密麻麻,场面很大呀!”王家全开始回忆,一段珍藏在他心灵深处的记忆出鞘了。“虽然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也是一名老兵了,但那个时候还是紧张,敌人太多了,整个山坡都是敌人,连长就说了,别看敌人数量多,叫得狠,把他们放近了打,保准叫他们吃苦头!”
连长的话果然说得不错。当敌步兵冲锋至距我方阵地三、四十米时,部队开火了。这个时候那些大量缴获的日本手雷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日本手雷威力大,敌人分布密集,我方又是居高临下,一个手雷扔下去往往就能杀伤一大片敌人,而同志们的手雷齐放,更是把敌人炸得苦不堪言。很快,敌人的尸体成堆的留在了阵地前沿,那些侥幸没有被伤及的敌人,也屁滚尿流的撤了回去。
“我就看到那些敌人啊,有的一跤摔得爬不起来,即使是能起来他也不敢起来,有的就直接被炸得从山坡上往下滚下,这么一波打下来,我心里就有底了,别看敌人冲得凶,都不经打……”王家全兴奋地说。
这样的冲击与防守一波一波的进行着,攻守双方除了伤亡更大了,战斗的态势没有任何变化。阵地被一次次的炸烂,又一次次的被修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清冷的弯月挂在了阵地的上空,夜已经深了,战士们已在阵地上固守了近十个小时,疲惫正悄悄地袭扰着他们。“一开始我们都还不觉着饿,等敌人把攻势缓下来我们才感觉到肚子在叫唤,可也没啥好吃的,饿了就只能是抓一把炒苞米,再兑上一口水……,当时也不觉着困,因为敌人就在山坡下头,他们夜里也在不断的进攻,我们放松不得,就这样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我有一个一起入伍的同村哥哥就是在第二天白天时牺牲的。”王家全说着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增添了一份伤感。
光荣负伤
这场战斗在国军的反复进攻和我军的顽强固守之下变得异常惨烈,然而,再惨烈的战斗也有结束的时候。第二天傍晚18:00,王家全和他的连队已成功的按照上级指令,在规定时间内“拖住”了敌人24小时。在接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部队准备撤离阵地,与此同时,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也开始了。连队的阵地再次遭到各式炮弹密集的炮击。王家全和同志们都清楚,在炮火咆哮过后,又一轮步兵冲击又要来了。
又是一个被炮火映红的傍晚。连指挥所上空,飘着的是黑色的硝烟,呼啸的是穿梭着的炮弹。突然,一发“六零”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炸开,指挥所内顿时烟雾弥漫。“王家全——,王家全——”指挥所内传来战友们急切的呼唤王家全名字的声音,与此同时,关于其他战友名字的呼喊也在响起。这发落在指挥所附近的炮弹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几个战士的生命,万幸的是,王家全不在其中。虽然幸免于难,但这发炮弹依然在王家全的大腿右侧留下了数块弹片。
“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王家全说,同时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那时没有麻药呀,我还有今天……后方军医都说要保我的命必须把腿锯掉,是我们指导员拼着拦住不让锯的呀,他是为了我好……”提及这段负伤的经历,王家全的情绪变得激动,语句有点凌乱,甚至还拉起衣服,将那处连家里孩子都不曾看过的伤显现在记者面前。仿佛,他要让面前的这位聆听者把所有听到的、记下的,加上联想的翅膀,和他一起回到那个充斥着炮火硝烟的战场。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王家全告诉记者,在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中,战友们拼死保住了阵地,他的腿也在军部医生的力保之下留住了。虽然这只是部队斗争过程中无数大小战斗中极其平凡的一次,但这次战斗却让王家全这个现已85岁的老人毕生不能忘却,因为,在这次战斗中,他在青山上洒下了鲜血;因为,他体验过生死离别;因为,他见证了战争与和平!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役,曾担任江西省钢铁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6月离休。


三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得让人想张开怀抱拥抱整个春天。在这个春光洒落在钢城大地的上午,记者走进了革命老前辈王家全的家中。在这个装饰素朴的公园南村普通老房中,王老用满是回忆的语调再次抚摸着属于他的、一辈子的回忆,这段回忆,让王老和记者一起随着时光穿越来到旧中国的40年代……
(一)第一战
参军入伍
1945年初,虽然经过近8年的斗争,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重大变化,但日军仍然占据着部分县城和大中城市,这其中就包括王家全的家乡——山东省沂源县。时年16岁的王家全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日军在家乡的“扫荡”、“三光政策”,已点燃了他满腔的复仇怒火。这年1月,少年王家全和同村的6个民兵一起光荣的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了他向往已久的八路军战士。
虽说是成为了“正规军”,可“正规军”的装备实在不咋地。那时老兵们倒是人人都有枪,可新兵们却只能是揣着手榴弹或是炸药包。没办法,斗争太残酷,部队底子薄、装备跟不上,要枪,只能从鬼子手里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枪便是一个八路军战士最耀眼的勋章。可即使是这样,分到新兵们手里的手榴弹顶多也就三颗,都是后方造的跟鸭蛋一般大小的土手榴弹,要是运气不好,连扔几颗出去也不会炸响一个。
夜袭张店
装备不好,仗还是要打。作战任务没有等王家全的军事技能完全熟练、手里拥有的还只是土手榴弹、土炸药包时来临了——团里决定攻打张店、维县两个据点。根据作战部署,将先对地理位置突前的张店据点实施夜袭。
这天晚上21:00,张店之战打响了。身为2排4班的新战士,王家全被编入该班第四爆破小组,携带炸药包,按照爆破序列对敌碉堡实施爆破。冬夜里的枪声可真好听啊,寒冷的气息里枪声特别的清脆,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像小时候看见过的焰火,灿烂而让人向往。王家全隐蔽在阵地里,脑袋里反复的回响起连长做战前动员时说的那句话:谁缴获的枪就归谁!此时他的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第一支枪
在干部和老战士的带领下,战斗进展顺利。由副排长带领的爆破一组在连队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摸索前进至敌主调堡附近的遮蔽物下伺机对其实施爆破。碉堡内鬼子的机枪由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到目标,一个劲的胡乱扫射,虽然盲目却也颇具火力。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就在敌机枪换弹夹出现转瞬即逝停顿之时,副排长带领爆破组一个前冲将炸药包放置在了爆破点上。片刻,从敌主堡墙根部传来一声悦耳的巨响——敌堡被炸了个大窟窿。毋庸置疑,敌据点的主碉堡已失去了战斗力。
随着主堡被我军突破,部队的冲击展开了。虽然据点内日本人还在抵抗,枪声依然密集,子弹仍在穿梭,但这与王家全初次参战的兴奋相比黯然失色。王家全顾不及手上连支枪都没有的现实,和战友们冲锋着,用任何一种可以消灭敌人的方式、用任何一种令敌人感到惊讶的斗争方式,与之拼杀。终于,在据点深处,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王家全缴获了一支“三八大盖”和四、五十发子弹,这个满头是汗两眼放光的小伙子有了属于他的第一支枪,这只枪,日本造。
不晓得开电灯的土八路
拿下张店据点后,部队原地进行休整。夜晚来临,王家全所在的连队按照惯例开起了班会。在八路军部队,开班会是老传统,尤其是战斗结束后,班会能够将连队意见及时传达,同时又能在全班范围内迅速总结战斗经验,密切战友间的配合。因此,尽管全连上下连个小学毕业的人都没有,文化程度相当的低,但是各班的班会还是开得很认真,至少,大伙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对得起战斗中牺牲的弟兄!也难怪,这一战,连队又失去了13个好兄弟。
这晚各班班会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下正开着,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团长没好气的叫喊声:哎呀你们还真是土啊,人家叫我们“土八路”还真没冤枉咱们,这屋里有电灯你们不晓得开吗?!话音刚落,团长就推门进入了4班。随后,随着一声众人都没有听到过的“滴答”声,团长拉亮了电灯,顿时屋内亮堂了,每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土八路”们被团长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整得互相咧着嘴笑。
可以吃的“炸弹”
随着张店据点的突破,维县据点很快也被拿下。两战下来不仅消灭了500多鬼子,部队还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最让连队高兴地是机枪数量有了突破,而且连队还分得了不少比后方造手榴弹威力大得多的日军手雷。“拿着日本手雷我们心里可高兴了,因为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手雷威力可不小,一炸就是一大片!”王家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可同样是缴获物资,拿着日本罐头我们就不知所措了,全连没一个人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干啥用的,因为上面写的净是日本字,别说是日文了,就是连汉字咱们连队也没人识几个呀。于是我们大伙就这么看着这一堆堆的日本罐头,既不敢动又不敢摸,怕是炸弹之类的危爆物品。后来还是一个从团部回来的排长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罐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罐头打开,因为没吃过呀,哪知道用刺刀戳开就行了……”王家全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开怀了。

(二)血洒青山
担任阻击
1946年,已是一名老兵的王家全在全国抗战取得胜利后,又随着部队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这一年的9月,王家全所在的8师23团奉命掩护司令部机关和大部队转移,他们的作战任务是,阻击追击而来的敌新六军二十二师24小时。此时王家全已是连部通信员,和往常一样,这次战斗中他的任务还是将连首长的指令迅速传达给各战斗班排。王家全所在连队的阵地设在一座树林密布的大山制高点上,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战斗在17:00时左右打响了。连队的工事刚刚修好就叫敌人的炮火给打烂了,还没来得及对工事进行整修,敌步兵开始冲锋了。“那些国民党步兵冲上来时就像‘羊群’一样,密密麻麻,场面很大呀!”王家全开始回忆,一段珍藏在他心灵深处的记忆出鞘了。“虽然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也是一名老兵了,但那个时候还是紧张,敌人太多了,整个山坡都是敌人,连长就说了,别看敌人数量多,叫得狠,把他们放近了打,保准叫他们吃苦头!”
连长的话果然说得不错。当敌步兵冲锋至距我方阵地三、四十米时,部队开火了。这个时候那些大量缴获的日本手雷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日本手雷威力大,敌人分布密集,我方又是居高临下,一个手雷扔下去往往就能杀伤一大片敌人,而同志们的手雷齐放,更是把敌人炸得苦不堪言。很快,敌人的尸体成堆的留在了阵地前沿,那些侥幸没有被伤及的敌人,也屁滚尿流的撤了回去。
“我就看到那些敌人啊,有的一跤摔得爬不起来,即使是能起来他也不敢起来,有的就直接被炸得从山坡上往下滚下,这么一波打下来,我心里就有底了,别看敌人冲得凶,都不经打……”王家全兴奋地说。
这样的冲击与防守一波一波的进行着,攻守双方除了伤亡更大了,战斗的态势没有任何变化。阵地被一次次的炸烂,又一次次的被修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清冷的弯月挂在了阵地的上空,夜已经深了,战士们已在阵地上固守了近十个小时,疲惫正悄悄地袭扰着他们。“一开始我们都还不觉着饿,等敌人把攻势缓下来我们才感觉到肚子在叫唤,可也没啥好吃的,饿了就只能是抓一把炒苞米,再兑上一口水……,当时也不觉着困,因为敌人就在山坡下头,他们夜里也在不断的进攻,我们放松不得,就这样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我有一个一起入伍的同村哥哥就是在第二天白天时牺牲的。”王家全说着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增添了一份伤感。
光荣负伤
这场战斗在国军的反复进攻和我军的顽强固守之下变得异常惨烈,然而,再惨烈的战斗也有结束的时候。第二天傍晚18:00,王家全和他的连队已成功的按照上级指令,在规定时间内“拖住”了敌人24小时。在接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部队准备撤离阵地,与此同时,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也开始了。连队的阵地再次遭到各式炮弹密集的炮击。王家全和同志们都清楚,在炮火咆哮过后,又一轮步兵冲击又要来了。
又是一个被炮火映红的傍晚。连指挥所上空,飘着的是黑色的硝烟,呼啸的是穿梭着的炮弹。突然,一发“六零”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炸开,指挥所内顿时烟雾弥漫。“王家全——,王家全——”指挥所内传来战友们急切的呼唤王家全名字的声音,与此同时,关于其他战友名字的呼喊也在响起。这发落在指挥所附近的炮弹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几个战士的生命,万幸的是,王家全不在其中。虽然幸免于难,但这发炮弹依然在王家全的大腿右侧留下了数块弹片。
“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王家全说,同时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那时没有麻药呀,我还有今天……后方军医都说要保我的命必须把腿锯掉,是我们指导员拼着拦住不让锯的呀,他是为了我好……”提及这段负伤的经历,王家全的情绪变得激动,语句有点凌乱,甚至还拉起衣服,将那处连家里孩子都不曾看过的伤显现在记者面前。仿佛,他要让面前的这位聆听者把所有听到的、记下的,加上联想的翅膀,和他一起回到那个充斥着炮火硝烟的战场。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王家全告诉记者,在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中,战友们拼死保住了阵地,他的腿也在军部医生的力保之下留住了。虽然这只是部队斗争过程中无数大小战斗中极其平凡的一次,但这次战斗却让王家全这个现已85岁的老人毕生不能忘却,因为,在这次战斗中,他在青山上洒下了鲜血;因为,他体验过生死离别;因为,他见证了战争与和平!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役,曾担任江西省钢铁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6月离休。


三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得让人想张开怀抱拥抱整个春天。在这个春光洒落在钢城大地的上午,记者走进了革命老前辈王家全的家中。在这个装饰素朴的公园南村普通老房中,王老用满是回忆的语调再次抚摸着属于他的、一辈子的回忆,这段回忆,让王老和记者一起随着时光穿越来到旧中国的40年代……
(一)第一战
参军入伍
1945年初,虽然经过近8年的斗争,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重大变化,但日军仍然占据着部分县城和大中城市,这其中就包括王家全的家乡——山东省沂源县。时年16岁的王家全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日军在家乡的“扫荡”、“三光政策”,已点燃了他满腔的复仇怒火。这年1月,少年王家全和同村的6个民兵一起光荣的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了他向往已久的八路军战士。
虽说是成为了“正规军”,可“正规军”的装备实在不咋地。那时老兵们倒是人人都有枪,可新兵们却只能是揣着手榴弹或是炸药包。没办法,斗争太残酷,部队底子薄、装备跟不上,要枪,只能从鬼子手里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枪便是一个八路军战士最耀眼的勋章。可即使是这样,分到新兵们手里的手榴弹顶多也就三颗,都是后方造的跟鸭蛋一般大小的土手榴弹,要是运气不好,连扔几颗出去也不会炸响一个。
夜袭张店
装备不好,仗还是要打。作战任务没有等王家全的军事技能完全熟练、手里拥有的还只是土手榴弹、土炸药包时来临了——团里决定攻打张店、维县两个据点。根据作战部署,将先对地理位置突前的张店据点实施夜袭。
这天晚上21:00,张店之战打响了。身为2排4班的新战士,王家全被编入该班第四爆破小组,携带炸药包,按照爆破序列对敌碉堡实施爆破。冬夜里的枪声可真好听啊,寒冷的气息里枪声特别的清脆,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像小时候看见过的焰火,灿烂而让人向往。王家全隐蔽在阵地里,脑袋里反复的回响起连长做战前动员时说的那句话:谁缴获的枪就归谁!此时他的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第一支枪
在干部和老战士的带领下,战斗进展顺利。由副排长带领的爆破一组在连队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摸索前进至敌主调堡附近的遮蔽物下伺机对其实施爆破。碉堡内鬼子的机枪由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到目标,一个劲的胡乱扫射,虽然盲目却也颇具火力。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就在敌机枪换弹夹出现转瞬即逝停顿之时,副排长带领爆破组一个前冲将炸药包放置在了爆破点上。片刻,从敌主堡墙根部传来一声悦耳的巨响——敌堡被炸了个大窟窿。毋庸置疑,敌据点的主碉堡已失去了战斗力。
随着主堡被我军突破,部队的冲击展开了。虽然据点内日本人还在抵抗,枪声依然密集,子弹仍在穿梭,但这与王家全初次参战的兴奋相比黯然失色。王家全顾不及手上连支枪都没有的现实,和战友们冲锋着,用任何一种可以消灭敌人的方式、用任何一种令敌人感到惊讶的斗争方式,与之拼杀。终于,在据点深处,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王家全缴获了一支“三八大盖”和四、五十发子弹,这个满头是汗两眼放光的小伙子有了属于他的第一支枪,这只枪,日本造。
不晓得开电灯的土八路
拿下张店据点后,部队原地进行休整。夜晚来临,王家全所在的连队按照惯例开起了班会。在八路军部队,开班会是老传统,尤其是战斗结束后,班会能够将连队意见及时传达,同时又能在全班范围内迅速总结战斗经验,密切战友间的配合。因此,尽管全连上下连个小学毕业的人都没有,文化程度相当的低,但是各班的班会还是开得很认真,至少,大伙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对得起战斗中牺牲的弟兄!也难怪,这一战,连队又失去了13个好兄弟。
这晚各班班会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下正开着,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团长没好气的叫喊声:哎呀你们还真是土啊,人家叫我们“土八路”还真没冤枉咱们,这屋里有电灯你们不晓得开吗?!话音刚落,团长就推门进入了4班。随后,随着一声众人都没有听到过的“滴答”声,团长拉亮了电灯,顿时屋内亮堂了,每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土八路”们被团长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整得互相咧着嘴笑。
可以吃的“炸弹”
随着张店据点的突破,维县据点很快也被拿下。两战下来不仅消灭了500多鬼子,部队还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最让连队高兴地是机枪数量有了突破,而且连队还分得了不少比后方造手榴弹威力大得多的日军手雷。“拿着日本手雷我们心里可高兴了,因为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手雷威力可不小,一炸就是一大片!”王家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可同样是缴获物资,拿着日本罐头我们就不知所措了,全连没一个人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干啥用的,因为上面写的净是日本字,别说是日文了,就是连汉字咱们连队也没人识几个呀。于是我们大伙就这么看着这一堆堆的日本罐头,既不敢动又不敢摸,怕是炸弹之类的危爆物品。后来还是一个从团部回来的排长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罐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罐头打开,因为没吃过呀,哪知道用刺刀戳开就行了……”王家全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开怀了。

(二)血洒青山
担任阻击
1946年,已是一名老兵的王家全在全国抗战取得胜利后,又随着部队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这一年的9月,王家全所在的8师23团奉命掩护司令部机关和大部队转移,他们的作战任务是,阻击追击而来的敌新六军二十二师24小时。此时王家全已是连部通信员,和往常一样,这次战斗中他的任务还是将连首长的指令迅速传达给各战斗班排。王家全所在连队的阵地设在一座树林密布的大山制高点上,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战斗在17:00时左右打响了。连队的工事刚刚修好就叫敌人的炮火给打烂了,还没来得及对工事进行整修,敌步兵开始冲锋了。“那些国民党步兵冲上来时就像‘羊群’一样,密密麻麻,场面很大呀!”王家全开始回忆,一段珍藏在他心灵深处的记忆出鞘了。“虽然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也是一名老兵了,但那个时候还是紧张,敌人太多了,整个山坡都是敌人,连长就说了,别看敌人数量多,叫得狠,把他们放近了打,保准叫他们吃苦头!”
连长的话果然说得不错。当敌步兵冲锋至距我方阵地三、四十米时,部队开火了。这个时候那些大量缴获的日本手雷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日本手雷威力大,敌人分布密集,我方又是居高临下,一个手雷扔下去往往就能杀伤一大片敌人,而同志们的手雷齐放,更是把敌人炸得苦不堪言。很快,敌人的尸体成堆的留在了阵地前沿,那些侥幸没有被伤及的敌人,也屁滚尿流的撤了回去。
“我就看到那些敌人啊,有的一跤摔得爬不起来,即使是能起来他也不敢起来,有的就直接被炸得从山坡上往下滚下,这么一波打下来,我心里就有底了,别看敌人冲得凶,都不经打……”王家全兴奋地说。
这样的冲击与防守一波一波的进行着,攻守双方除了伤亡更大了,战斗的态势没有任何变化。阵地被一次次的炸烂,又一次次的被修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清冷的弯月挂在了阵地的上空,夜已经深了,战士们已在阵地上固守了近十个小时,疲惫正悄悄地袭扰着他们。“一开始我们都还不觉着饿,等敌人把攻势缓下来我们才感觉到肚子在叫唤,可也没啥好吃的,饿了就只能是抓一把炒苞米,再兑上一口水……,当时也不觉着困,因为敌人就在山坡下头,他们夜里也在不断的进攻,我们放松不得,就这样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我有一个一起入伍的同村哥哥就是在第二天白天时牺牲的。”王家全说着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增添了一份伤感。
光荣负伤
这场战斗在国军的反复进攻和我军的顽强固守之下变得异常惨烈,然而,再惨烈的战斗也有结束的时候。第二天傍晚18:00,王家全和他的连队已成功的按照上级指令,在规定时间内“拖住”了敌人24小时。在接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部队准备撤离阵地,与此同时,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也开始了。连队的阵地再次遭到各式炮弹密集的炮击。王家全和同志们都清楚,在炮火咆哮过后,又一轮步兵冲击又要来了。
又是一个被炮火映红的傍晚。连指挥所上空,飘着的是黑色的硝烟,呼啸的是穿梭着的炮弹。突然,一发“六零”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炸开,指挥所内顿时烟雾弥漫。“王家全——,王家全——”指挥所内传来战友们急切的呼唤王家全名字的声音,与此同时,关于其他战友名字的呼喊也在响起。这发落在指挥所附近的炮弹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几个战士的生命,万幸的是,王家全不在其中。虽然幸免于难,但这发炮弹依然在王家全的大腿右侧留下了数块弹片。
“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王家全说,同时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那时没有麻药呀,我还有今天……后方军医都说要保我的命必须把腿锯掉,是我们指导员拼着拦住不让锯的呀,他是为了我好……”提及这段负伤的经历,王家全的情绪变得激动,语句有点凌乱,甚至还拉起衣服,将那处连家里孩子都不曾看过的伤显现在记者面前。仿佛,他要让面前的这位聆听者把所有听到的、记下的,加上联想的翅膀,和他一起回到那个充斥着炮火硝烟的战场。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王家全告诉记者,在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中,战友们拼死保住了阵地,他的腿也在军部医生的力保之下留住了。虽然这只是部队斗争过程中无数大小战斗中极其平凡的一次,但这次战斗却让王家全这个现已85岁的老人毕生不能忘却,因为,在这次战斗中,他在青山上洒下了鲜血;因为,他体验过生死离别;因为,他见证了战争与和平!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役,曾担任江西省钢铁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6月离休。


三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得让人想张开怀抱拥抱整个春天。在这个春光洒落在钢城大地的上午,记者走进了革命老前辈王家全的家中。在这个装饰素朴的公园南村普通老房中,王老用满是回忆的语调再次抚摸着属于他的、一辈子的回忆,这段回忆,让王老和记者一起随着时光穿越来到旧中国的40年代……
(一)第一战
参军入伍
1945年初,虽然经过近8年的斗争,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重大变化,但日军仍然占据着部分县城和大中城市,这其中就包括王家全的家乡——山东省沂源县。时年16岁的王家全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日军在家乡的“扫荡”、“三光政策”,已点燃了他满腔的复仇怒火。这年1月,少年王家全和同村的6个民兵一起光荣的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了他向往已久的八路军战士。
虽说是成为了“正规军”,可“正规军”的装备实在不咋地。那时老兵们倒是人人都有枪,可新兵们却只能是揣着手榴弹或是炸药包。没办法,斗争太残酷,部队底子薄、装备跟不上,要枪,只能从鬼子手里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枪便是一个八路军战士最耀眼的勋章。可即使是这样,分到新兵们手里的手榴弹顶多也就三颗,都是后方造的跟鸭蛋一般大小的土手榴弹,要是运气不好,连扔几颗出去也不会炸响一个。
夜袭张店
装备不好,仗还是要打。作战任务没有等王家全的军事技能完全熟练、手里拥有的还只是土手榴弹、土炸药包时来临了——团里决定攻打张店、维县两个据点。根据作战部署,将先对地理位置突前的张店据点实施夜袭。
这天晚上21:00,张店之战打响了。身为2排4班的新战士,王家全被编入该班第四爆破小组,携带炸药包,按照爆破序列对敌碉堡实施爆破。冬夜里的枪声可真好听啊,寒冷的气息里枪声特别的清脆,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像小时候看见过的焰火,灿烂而让人向往。王家全隐蔽在阵地里,脑袋里反复的回响起连长做战前动员时说的那句话:谁缴获的枪就归谁!此时他的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第一支枪
在干部和老战士的带领下,战斗进展顺利。由副排长带领的爆破一组在连队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摸索前进至敌主调堡附近的遮蔽物下伺机对其实施爆破。碉堡内鬼子的机枪由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到目标,一个劲的胡乱扫射,虽然盲目却也颇具火力。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就在敌机枪换弹夹出现转瞬即逝停顿之时,副排长带领爆破组一个前冲将炸药包放置在了爆破点上。片刻,从敌主堡墙根部传来一声悦耳的巨响——敌堡被炸了个大窟窿。毋庸置疑,敌据点的主碉堡已失去了战斗力。
随着主堡被我军突破,部队的冲击展开了。虽然据点内日本人还在抵抗,枪声依然密集,子弹仍在穿梭,但这与王家全初次参战的兴奋相比黯然失色。王家全顾不及手上连支枪都没有的现实,和战友们冲锋着,用任何一种可以消灭敌人的方式、用任何一种令敌人感到惊讶的斗争方式,与之拼杀。终于,在据点深处,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王家全缴获了一支“三八大盖”和四、五十发子弹,这个满头是汗两眼放光的小伙子有了属于他的第一支枪,这只枪,日本造。
不晓得开电灯的土八路
拿下张店据点后,部队原地进行休整。夜晚来临,王家全所在的连队按照惯例开起了班会。在八路军部队,开班会是老传统,尤其是战斗结束后,班会能够将连队意见及时传达,同时又能在全班范围内迅速总结战斗经验,密切战友间的配合。因此,尽管全连上下连个小学毕业的人都没有,文化程度相当的低,但是各班的班会还是开得很认真,至少,大伙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对得起战斗中牺牲的弟兄!也难怪,这一战,连队又失去了13个好兄弟。
这晚各班班会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下正开着,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团长没好气的叫喊声:哎呀你们还真是土啊,人家叫我们“土八路”还真没冤枉咱们,这屋里有电灯你们不晓得开吗?!话音刚落,团长就推门进入了4班。随后,随着一声众人都没有听到过的“滴答”声,团长拉亮了电灯,顿时屋内亮堂了,每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土八路”们被团长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整得互相咧着嘴笑。
可以吃的“炸弹”
随着张店据点的突破,维县据点很快也被拿下。两战下来不仅消灭了500多鬼子,部队还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最让连队高兴地是机枪数量有了突破,而且连队还分得了不少比后方造手榴弹威力大得多的日军手雷。“拿着日本手雷我们心里可高兴了,因为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手雷威力可不小,一炸就是一大片!”王家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可同样是缴获物资,拿着日本罐头我们就不知所措了,全连没一个人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干啥用的,因为上面写的净是日本字,别说是日文了,就是连汉字咱们连队也没人识几个呀。于是我们大伙就这么看着这一堆堆的日本罐头,既不敢动又不敢摸,怕是炸弹之类的危爆物品。后来还是一个从团部回来的排长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罐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罐头打开,因为没吃过呀,哪知道用刺刀戳开就行了……”王家全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开怀了。

(二)血洒青山
担任阻击
1946年,已是一名老兵的王家全在全国抗战取得胜利后,又随着部队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这一年的9月,王家全所在的8师23团奉命掩护司令部机关和大部队转移,他们的作战任务是,阻击追击而来的敌新六军二十二师24小时。此时王家全已是连部通信员,和往常一样,这次战斗中他的任务还是将连首长的指令迅速传达给各战斗班排。王家全所在连队的阵地设在一座树林密布的大山制高点上,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战斗在17:00时左右打响了。连队的工事刚刚修好就叫敌人的炮火给打烂了,还没来得及对工事进行整修,敌步兵开始冲锋了。“那些国民党步兵冲上来时就像‘羊群’一样,密密麻麻,场面很大呀!”王家全开始回忆,一段珍藏在他心灵深处的记忆出鞘了。“虽然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也是一名老兵了,但那个时候还是紧张,敌人太多了,整个山坡都是敌人,连长就说了,别看敌人数量多,叫得狠,把他们放近了打,保准叫他们吃苦头!”
连长的话果然说得不错。当敌步兵冲锋至距我方阵地三、四十米时,部队开火了。这个时候那些大量缴获的日本手雷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日本手雷威力大,敌人分布密集,我方又是居高临下,一个手雷扔下去往往就能杀伤一大片敌人,而同志们的手雷齐放,更是把敌人炸得苦不堪言。很快,敌人的尸体成堆的留在了阵地前沿,那些侥幸没有被伤及的敌人,也屁滚尿流的撤了回去。
“我就看到那些敌人啊,有的一跤摔得爬不起来,即使是能起来他也不敢起来,有的就直接被炸得从山坡上往下滚下,这么一波打下来,我心里就有底了,别看敌人冲得凶,都不经打……”王家全兴奋地说。
这样的冲击与防守一波一波的进行着,攻守双方除了伤亡更大了,战斗的态势没有任何变化。阵地被一次次的炸烂,又一次次的被修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清冷的弯月挂在了阵地的上空,夜已经深了,战士们已在阵地上固守了近十个小时,疲惫正悄悄地袭扰着他们。“一开始我们都还不觉着饿,等敌人把攻势缓下来我们才感觉到肚子在叫唤,可也没啥好吃的,饿了就只能是抓一把炒苞米,再兑上一口水……,当时也不觉着困,因为敌人就在山坡下头,他们夜里也在不断的进攻,我们放松不得,就这样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我有一个一起入伍的同村哥哥就是在第二天白天时牺牲的。”王家全说着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增添了一份伤感。
光荣负伤
这场战斗在国军的反复进攻和我军的顽强固守之下变得异常惨烈,然而,再惨烈的战斗也有结束的时候。第二天傍晚18:00,王家全和他的连队已成功的按照上级指令,在规定时间内“拖住”了敌人24小时。在接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部队准备撤离阵地,与此同时,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也开始了。连队的阵地再次遭到各式炮弹密集的炮击。王家全和同志们都清楚,在炮火咆哮过后,又一轮步兵冲击又要来了。
又是一个被炮火映红的傍晚。连指挥所上空,飘着的是黑色的硝烟,呼啸的是穿梭着的炮弹。突然,一发“六零”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炸开,指挥所内顿时烟雾弥漫。“王家全——,王家全——”指挥所内传来战友们急切的呼唤王家全名字的声音,与此同时,关于其他战友名字的呼喊也在响起。这发落在指挥所附近的炮弹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几个战士的生命,万幸的是,王家全不在其中。虽然幸免于难,但这发炮弹依然在王家全的大腿右侧留下了数块弹片。
“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王家全说,同时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那时没有麻药呀,我还有今天……后方军医都说要保我的命必须把腿锯掉,是我们指导员拼着拦住不让锯的呀,他是为了我好……”提及这段负伤的经历,王家全的情绪变得激动,语句有点凌乱,甚至还拉起衣服,将那处连家里孩子都不曾看过的伤显现在记者面前。仿佛,他要让面前的这位聆听者把所有听到的、记下的,加上联想的翅膀,和他一起回到那个充斥着炮火硝烟的战场。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王家全告诉记者,在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中,战友们拼死保住了阵地,他的腿也在军部医生的力保之下留住了。虽然这只是部队斗争过程中无数大小战斗中极其平凡的一次,但这次战斗却让王家全这个现已85岁的老人毕生不能忘却,因为,在这次战斗中,他在青山上洒下了鲜血;因为,他体验过生死离别;因为,他见证了战争与和平!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役,曾担任江西省钢铁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6月离休。


三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得让人想张开怀抱拥抱整个春天。在这个春光洒落在钢城大地的上午,记者走进了革命老前辈王家全的家中。在这个装饰素朴的公园南村普通老房中,王老用满是回忆的语调再次抚摸着属于他的、一辈子的回忆,这段回忆,让王老和记者一起随着时光穿越来到旧中国的40年代……
(一)第一战
参军入伍
1945年初,虽然经过近8年的斗争,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重大变化,但日军仍然占据着部分县城和大中城市,这其中就包括王家全的家乡——山东省沂源县。时年16岁的王家全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日军在家乡的“扫荡”、“三光政策”,已点燃了他满腔的复仇怒火。这年1月,少年王家全和同村的6个民兵一起光荣的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了他向往已久的八路军战士。
虽说是成为了“正规军”,可“正规军”的装备实在不咋地。那时老兵们倒是人人都有枪,可新兵们却只能是揣着手榴弹或是炸药包。没办法,斗争太残酷,部队底子薄、装备跟不上,要枪,只能从鬼子手里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枪便是一个八路军战士最耀眼的勋章。可即使是这样,分到新兵们手里的手榴弹顶多也就三颗,都是后方造的跟鸭蛋一般大小的土手榴弹,要是运气不好,连扔几颗出去也不会炸响一个。
夜袭张店
装备不好,仗还是要打。作战任务没有等王家全的军事技能完全熟练、手里拥有的还只是土手榴弹、土炸药包时来临了——团里决定攻打张店、维县两个据点。根据作战部署,将先对地理位置突前的张店据点实施夜袭。
这天晚上21:00,张店之战打响了。身为2排4班的新战士,王家全被编入该班第四爆破小组,携带炸药包,按照爆破序列对敌碉堡实施爆破。冬夜里的枪声可真好听啊,寒冷的气息里枪声特别的清脆,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像小时候看见过的焰火,灿烂而让人向往。王家全隐蔽在阵地里,脑袋里反复的回响起连长做战前动员时说的那句话:谁缴获的枪就归谁!此时他的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第一支枪
在干部和老战士的带领下,战斗进展顺利。由副排长带领的爆破一组在连队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摸索前进至敌主调堡附近的遮蔽物下伺机对其实施爆破。碉堡内鬼子的机枪由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到目标,一个劲的胡乱扫射,虽然盲目却也颇具火力。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就在敌机枪换弹夹出现转瞬即逝停顿之时,副排长带领爆破组一个前冲将炸药包放置在了爆破点上。片刻,从敌主堡墙根部传来一声悦耳的巨响——敌堡被炸了个大窟窿。毋庸置疑,敌据点的主碉堡已失去了战斗力。
随着主堡被我军突破,部队的冲击展开了。虽然据点内日本人还在抵抗,枪声依然密集,子弹仍在穿梭,但这与王家全初次参战的兴奋相比黯然失色。王家全顾不及手上连支枪都没有的现实,和战友们冲锋着,用任何一种可以消灭敌人的方式、用任何一种令敌人感到惊讶的斗争方式,与之拼杀。终于,在据点深处,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王家全缴获了一支“三八大盖”和四、五十发子弹,这个满头是汗两眼放光的小伙子有了属于他的第一支枪,这只枪,日本造。
不晓得开电灯的土八路
拿下张店据点后,部队原地进行休整。夜晚来临,王家全所在的连队按照惯例开起了班会。在八路军部队,开班会是老传统,尤其是战斗结束后,班会能够将连队意见及时传达,同时又能在全班范围内迅速总结战斗经验,密切战友间的配合。因此,尽管全连上下连个小学毕业的人都没有,文化程度相当的低,但是各班的班会还是开得很认真,至少,大伙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对得起战斗中牺牲的弟兄!也难怪,这一战,连队又失去了13个好兄弟。
这晚各班班会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下正开着,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团长没好气的叫喊声:哎呀你们还真是土啊,人家叫我们“土八路”还真没冤枉咱们,这屋里有电灯你们不晓得开吗?!话音刚落,团长就推门进入了4班。随后,随着一声众人都没有听到过的“滴答”声,团长拉亮了电灯,顿时屋内亮堂了,每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土八路”们被团长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整得互相咧着嘴笑。
可以吃的“炸弹”
随着张店据点的突破,维县据点很快也被拿下。两战下来不仅消灭了500多鬼子,部队还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最让连队高兴地是机枪数量有了突破,而且连队还分得了不少比后方造手榴弹威力大得多的日军手雷。“拿着日本手雷我们心里可高兴了,因为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手雷威力可不小,一炸就是一大片!”王家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可同样是缴获物资,拿着日本罐头我们就不知所措了,全连没一个人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干啥用的,因为上面写的净是日本字,别说是日文了,就是连汉字咱们连队也没人识几个呀。于是我们大伙就这么看着这一堆堆的日本罐头,既不敢动又不敢摸,怕是炸弹之类的危爆物品。后来还是一个从团部回来的排长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罐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罐头打开,因为没吃过呀,哪知道用刺刀戳开就行了……”王家全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开怀了。

(二)血洒青山
担任阻击
1946年,已是一名老兵的王家全在全国抗战取得胜利后,又随着部队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这一年的9月,王家全所在的8师23团奉命掩护司令部机关和大部队转移,他们的作战任务是,阻击追击而来的敌新六军二十二师24小时。此时王家全已是连部通信员,和往常一样,这次战斗中他的任务还是将连首长的指令迅速传达给各战斗班排。王家全所在连队的阵地设在一座树林密布的大山制高点上,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战斗在17:00时左右打响了。连队的工事刚刚修好就叫敌人的炮火给打烂了,还没来得及对工事进行整修,敌步兵开始冲锋了。“那些国民党步兵冲上来时就像‘羊群’一样,密密麻麻,场面很大呀!”王家全开始回忆,一段珍藏在他心灵深处的记忆出鞘了。“虽然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也是一名老兵了,但那个时候还是紧张,敌人太多了,整个山坡都是敌人,连长就说了,别看敌人数量多,叫得狠,把他们放近了打,保准叫他们吃苦头!”
连长的话果然说得不错。当敌步兵冲锋至距我方阵地三、四十米时,部队开火了。这个时候那些大量缴获的日本手雷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日本手雷威力大,敌人分布密集,我方又是居高临下,一个手雷扔下去往往就能杀伤一大片敌人,而同志们的手雷齐放,更是把敌人炸得苦不堪言。很快,敌人的尸体成堆的留在了阵地前沿,那些侥幸没有被伤及的敌人,也屁滚尿流的撤了回去。
“我就看到那些敌人啊,有的一跤摔得爬不起来,即使是能起来他也不敢起来,有的就直接被炸得从山坡上往下滚下,这么一波打下来,我心里就有底了,别看敌人冲得凶,都不经打……”王家全兴奋地说。
这样的冲击与防守一波一波的进行着,攻守双方除了伤亡更大了,战斗的态势没有任何变化。阵地被一次次的炸烂,又一次次的被修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清冷的弯月挂在了阵地的上空,夜已经深了,战士们已在阵地上固守了近十个小时,疲惫正悄悄地袭扰着他们。“一开始我们都还不觉着饿,等敌人把攻势缓下来我们才感觉到肚子在叫唤,可也没啥好吃的,饿了就只能是抓一把炒苞米,再兑上一口水……,当时也不觉着困,因为敌人就在山坡下头,他们夜里也在不断的进攻,我们放松不得,就这样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我有一个一起入伍的同村哥哥就是在第二天白天时牺牲的。”王家全说着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增添了一份伤感。
光荣负伤
这场战斗在国军的反复进攻和我军的顽强固守之下变得异常惨烈,然而,再惨烈的战斗也有结束的时候。第二天傍晚18:00,王家全和他的连队已成功的按照上级指令,在规定时间内“拖住”了敌人24小时。在接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部队准备撤离阵地,与此同时,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也开始了。连队的阵地再次遭到各式炮弹密集的炮击。王家全和同志们都清楚,在炮火咆哮过后,又一轮步兵冲击又要来了。
又是一个被炮火映红的傍晚。连指挥所上空,飘着的是黑色的硝烟,呼啸的是穿梭着的炮弹。突然,一发“六零”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炸开,指挥所内顿时烟雾弥漫。“王家全——,王家全——”指挥所内传来战友们急切的呼唤王家全名字的声音,与此同时,关于其他战友名字的呼喊也在响起。这发落在指挥所附近的炮弹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几个战士的生命,万幸的是,王家全不在其中。虽然幸免于难,但这发炮弹依然在王家全的大腿右侧留下了数块弹片。
“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王家全说,同时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那时没有麻药呀,我还有今天……后方军医都说要保我的命必须把腿锯掉,是我们指导员拼着拦住不让锯的呀,他是为了我好……”提及这段负伤的经历,王家全的情绪变得激动,语句有点凌乱,甚至还拉起衣服,将那处连家里孩子都不曾看过的伤显现在记者面前。仿佛,他要让面前的这位聆听者把所有听到的、记下的,加上联想的翅膀,和他一起回到那个充斥着炮火硝烟的战场。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王家全告诉记者,在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中,战友们拼死保住了阵地,他的腿也在军部医生的力保之下留住了。虽然这只是部队斗争过程中无数大小战斗中极其平凡的一次,但这次战斗却让王家全这个现已85岁的老人毕生不能忘却,因为,在这次战斗中,他在青山上洒下了鲜血;因为,他体验过生死离别;因为,他见证了战争与和平!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役,曾担任江西省钢铁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6月离休。


三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得让人想张开怀抱拥抱整个春天。在这个春光洒落在钢城大地的上午,记者走进了革命老前辈王家全的家中。在这个装饰素朴的公园南村普通老房中,王老用满是回忆的语调再次抚摸着属于他的、一辈子的回忆,这段回忆,让王老和记者一起随着时光穿越来到旧中国的40年代……
(一)第一战
参军入伍
1945年初,虽然经过近8年的斗争,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重大变化,但日军仍然占据着部分县城和大中城市,这其中就包括王家全的家乡——山东省沂源县。时年16岁的王家全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日军在家乡的“扫荡”、“三光政策”,已点燃了他满腔的复仇怒火。这年1月,少年王家全和同村的6个民兵一起光荣的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了他向往已久的八路军战士。
虽说是成为了“正规军”,可“正规军”的装备实在不咋地。那时老兵们倒是人人都有枪,可新兵们却只能是揣着手榴弹或是炸药包。没办法,斗争太残酷,部队底子薄、装备跟不上,要枪,只能从鬼子手里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枪便是一个八路军战士最耀眼的勋章。可即使是这样,分到新兵们手里的手榴弹顶多也就三颗,都是后方造的跟鸭蛋一般大小的土手榴弹,要是运气不好,连扔几颗出去也不会炸响一个。
夜袭张店
装备不好,仗还是要打。作战任务没有等王家全的军事技能完全熟练、手里拥有的还只是土手榴弹、土炸药包时来临了——团里决定攻打张店、维县两个据点。根据作战部署,将先对地理位置突前的张店据点实施夜袭。
这天晚上21:00,张店之战打响了。身为2排4班的新战士,王家全被编入该班第四爆破小组,携带炸药包,按照爆破序列对敌碉堡实施爆破。冬夜里的枪声可真好听啊,寒冷的气息里枪声特别的清脆,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像小时候看见过的焰火,灿烂而让人向往。王家全隐蔽在阵地里,脑袋里反复的回响起连长做战前动员时说的那句话:谁缴获的枪就归谁!此时他的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第一支枪
在干部和老战士的带领下,战斗进展顺利。由副排长带领的爆破一组在连队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摸索前进至敌主调堡附近的遮蔽物下伺机对其实施爆破。碉堡内鬼子的机枪由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到目标,一个劲的胡乱扫射,虽然盲目却也颇具火力。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就在敌机枪换弹夹出现转瞬即逝停顿之时,副排长带领爆破组一个前冲将炸药包放置在了爆破点上。片刻,从敌主堡墙根部传来一声悦耳的巨响——敌堡被炸了个大窟窿。毋庸置疑,敌据点的主碉堡已失去了战斗力。
随着主堡被我军突破,部队的冲击展开了。虽然据点内日本人还在抵抗,枪声依然密集,子弹仍在穿梭,但这与王家全初次参战的兴奋相比黯然失色。王家全顾不及手上连支枪都没有的现实,和战友们冲锋着,用任何一种可以消灭敌人的方式、用任何一种令敌人感到惊讶的斗争方式,与之拼杀。终于,在据点深处,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王家全缴获了一支“三八大盖”和四、五十发子弹,这个满头是汗两眼放光的小伙子有了属于他的第一支枪,这只枪,日本造。
不晓得开电灯的土八路
拿下张店据点后,部队原地进行休整。夜晚来临,王家全所在的连队按照惯例开起了班会。在八路军部队,开班会是老传统,尤其是战斗结束后,班会能够将连队意见及时传达,同时又能在全班范围内迅速总结战斗经验,密切战友间的配合。因此,尽管全连上下连个小学毕业的人都没有,文化程度相当的低,但是各班的班会还是开得很认真,至少,大伙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对得起战斗中牺牲的弟兄!也难怪,这一战,连队又失去了13个好兄弟。
这晚各班班会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下正开着,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团长没好气的叫喊声:哎呀你们还真是土啊,人家叫我们“土八路”还真没冤枉咱们,这屋里有电灯你们不晓得开吗?!话音刚落,团长就推门进入了4班。随后,随着一声众人都没有听到过的“滴答”声,团长拉亮了电灯,顿时屋内亮堂了,每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土八路”们被团长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整得互相咧着嘴笑。
可以吃的“炸弹”
随着张店据点的突破,维县据点很快也被拿下。两战下来不仅消灭了500多鬼子,部队还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最让连队高兴地是机枪数量有了突破,而且连队还分得了不少比后方造手榴弹威力大得多的日军手雷。“拿着日本手雷我们心里可高兴了,因为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手雷威力可不小,一炸就是一大片!”王家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可同样是缴获物资,拿着日本罐头我们就不知所措了,全连没一个人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干啥用的,因为上面写的净是日本字,别说是日文了,就是连汉字咱们连队也没人识几个呀。于是我们大伙就这么看着这一堆堆的日本罐头,既不敢动又不敢摸,怕是炸弹之类的危爆物品。后来还是一个从团部回来的排长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罐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罐头打开,因为没吃过呀,哪知道用刺刀戳开就行了……”王家全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开怀了。

(二)血洒青山
担任阻击
1946年,已是一名老兵的王家全在全国抗战取得胜利后,又随着部队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这一年的9月,王家全所在的8师23团奉命掩护司令部机关和大部队转移,他们的作战任务是,阻击追击而来的敌新六军二十二师24小时。此时王家全已是连部通信员,和往常一样,这次战斗中他的任务还是将连首长的指令迅速传达给各战斗班排。王家全所在连队的阵地设在一座树林密布的大山制高点上,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战斗在17:00时左右打响了。连队的工事刚刚修好就叫敌人的炮火给打烂了,还没来得及对工事进行整修,敌步兵开始冲锋了。“那些国民党步兵冲上来时就像‘羊群’一样,密密麻麻,场面很大呀!”王家全开始回忆,一段珍藏在他心灵深处的记忆出鞘了。“虽然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也是一名老兵了,但那个时候还是紧张,敌人太多了,整个山坡都是敌人,连长就说了,别看敌人数量多,叫得狠,把他们放近了打,保准叫他们吃苦头!”
连长的话果然说得不错。当敌步兵冲锋至距我方阵地三、四十米时,部队开火了。这个时候那些大量缴获的日本手雷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日本手雷威力大,敌人分布密集,我方又是居高临下,一个手雷扔下去往往就能杀伤一大片敌人,而同志们的手雷齐放,更是把敌人炸得苦不堪言。很快,敌人的尸体成堆的留在了阵地前沿,那些侥幸没有被伤及的敌人,也屁滚尿流的撤了回去。
“我就看到那些敌人啊,有的一跤摔得爬不起来,即使是能起来他也不敢起来,有的就直接被炸得从山坡上往下滚下,这么一波打下来,我心里就有底了,别看敌人冲得凶,都不经打……”王家全兴奋地说。
这样的冲击与防守一波一波的进行着,攻守双方除了伤亡更大了,战斗的态势没有任何变化。阵地被一次次的炸烂,又一次次的被修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清冷的弯月挂在了阵地的上空,夜已经深了,战士们已在阵地上固守了近十个小时,疲惫正悄悄地袭扰着他们。“一开始我们都还不觉着饿,等敌人把攻势缓下来我们才感觉到肚子在叫唤,可也没啥好吃的,饿了就只能是抓一把炒苞米,再兑上一口水……,当时也不觉着困,因为敌人就在山坡下头,他们夜里也在不断的进攻,我们放松不得,就这样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我有一个一起入伍的同村哥哥就是在第二天白天时牺牲的。”王家全说着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增添了一份伤感。
光荣负伤
这场战斗在国军的反复进攻和我军的顽强固守之下变得异常惨烈,然而,再惨烈的战斗也有结束的时候。第二天傍晚18:00,王家全和他的连队已成功的按照上级指令,在规定时间内“拖住”了敌人24小时。在接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部队准备撤离阵地,与此同时,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也开始了。连队的阵地再次遭到各式炮弹密集的炮击。王家全和同志们都清楚,在炮火咆哮过后,又一轮步兵冲击又要来了。
又是一个被炮火映红的傍晚。连指挥所上空,飘着的是黑色的硝烟,呼啸的是穿梭着的炮弹。突然,一发“六零”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炸开,指挥所内顿时烟雾弥漫。“王家全——,王家全——”指挥所内传来战友们急切的呼唤王家全名字的声音,与此同时,关于其他战友名字的呼喊也在响起。这发落在指挥所附近的炮弹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几个战士的生命,万幸的是,王家全不在其中。虽然幸免于难,但这发炮弹依然在王家全的大腿右侧留下了数块弹片。
“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王家全说,同时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那时没有麻药呀,我还有今天……后方军医都说要保我的命必须把腿锯掉,是我们指导员拼着拦住不让锯的呀,他是为了我好……”提及这段负伤的经历,王家全的情绪变得激动,语句有点凌乱,甚至还拉起衣服,将那处连家里孩子都不曾看过的伤显现在记者面前。仿佛,他要让面前的这位聆听者把所有听到的、记下的,加上联想的翅膀,和他一起回到那个充斥着炮火硝烟的战场。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王家全告诉记者,在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中,战友们拼死保住了阵地,他的腿也在军部医生的力保之下留住了。虽然这只是部队斗争过程中无数大小战斗中极其平凡的一次,但这次战斗却让王家全这个现已85岁的老人毕生不能忘却,因为,在这次战斗中,他在青山上洒下了鲜血;因为,他体验过生死离别;因为,他见证了战争与和平!
王家全的战斗记忆
记者 陈欣 通讯员 王照华

人物档案:王家全,男,1925年11月26日出生,山东省沂源县唐山乡新华村人,国务院评定叁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1945年元月在山东省参加八路军,1946年元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转战大江南北、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役,曾担任江西省钢铁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6月离休。


三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得让人想张开怀抱拥抱整个春天。在这个春光洒落在钢城大地的上午,记者走进了革命老前辈王家全的家中。在这个装饰素朴的公园南村普通老房中,王老用满是回忆的语调再次抚摸着属于他的、一辈子的回忆,这段回忆,让王老和记者一起随着时光穿越来到旧中国的40年代……
(一)第一战
参军入伍
1945年初,虽然经过近8年的斗争,抗日战争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重大变化,但日军仍然占据着部分县城和大中城市,这其中就包括王家全的家乡——山东省沂源县。时年16岁的王家全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日军在家乡的“扫荡”、“三光政策”,已点燃了他满腔的复仇怒火。这年1月,少年王家全和同村的6个民兵一起光荣的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了他向往已久的八路军战士。
虽说是成为了“正规军”,可“正规军”的装备实在不咋地。那时老兵们倒是人人都有枪,可新兵们却只能是揣着手榴弹或是炸药包。没办法,斗争太残酷,部队底子薄、装备跟不上,要枪,只能从鬼子手里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枪便是一个八路军战士最耀眼的勋章。可即使是这样,分到新兵们手里的手榴弹顶多也就三颗,都是后方造的跟鸭蛋一般大小的土手榴弹,要是运气不好,连扔几颗出去也不会炸响一个。
夜袭张店
装备不好,仗还是要打。作战任务没有等王家全的军事技能完全熟练、手里拥有的还只是土手榴弹、土炸药包时来临了——团里决定攻打张店、维县两个据点。根据作战部署,将先对地理位置突前的张店据点实施夜袭。
这天晚上21:00,张店之战打响了。身为2排4班的新战士,王家全被编入该班第四爆破小组,携带炸药包,按照爆破序列对敌碉堡实施爆破。冬夜里的枪声可真好听啊,寒冷的气息里枪声特别的清脆,枪口喷出的火光就像小时候看见过的焰火,灿烂而让人向往。王家全隐蔽在阵地里,脑袋里反复的回响起连长做战前动员时说的那句话:谁缴获的枪就归谁!此时他的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
第一支枪
在干部和老战士的带领下,战斗进展顺利。由副排长带领的爆破一组在连队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摸索前进至敌主调堡附近的遮蔽物下伺机对其实施爆破。碉堡内鬼子的机枪由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到目标,一个劲的胡乱扫射,虽然盲目却也颇具火力。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战士!就在敌机枪换弹夹出现转瞬即逝停顿之时,副排长带领爆破组一个前冲将炸药包放置在了爆破点上。片刻,从敌主堡墙根部传来一声悦耳的巨响——敌堡被炸了个大窟窿。毋庸置疑,敌据点的主碉堡已失去了战斗力。
随着主堡被我军突破,部队的冲击展开了。虽然据点内日本人还在抵抗,枪声依然密集,子弹仍在穿梭,但这与王家全初次参战的兴奋相比黯然失色。王家全顾不及手上连支枪都没有的现实,和战友们冲锋着,用任何一种可以消灭敌人的方式、用任何一种令敌人感到惊讶的斗争方式,与之拼杀。终于,在据点深处,一具日军士兵尸体上,王家全缴获了一支“三八大盖”和四、五十发子弹,这个满头是汗两眼放光的小伙子有了属于他的第一支枪,这只枪,日本造。
不晓得开电灯的土八路
拿下张店据点后,部队原地进行休整。夜晚来临,王家全所在的连队按照惯例开起了班会。在八路军部队,开班会是老传统,尤其是战斗结束后,班会能够将连队意见及时传达,同时又能在全班范围内迅速总结战斗经验,密切战友间的配合。因此,尽管全连上下连个小学毕业的人都没有,文化程度相当的低,但是各班的班会还是开得很认真,至少,大伙心里头是这么想的,要对得起战斗中牺牲的弟兄!也难怪,这一战,连队又失去了13个好兄弟。
这晚各班班会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下正开着,突然院子里传来了团长没好气的叫喊声:哎呀你们还真是土啊,人家叫我们“土八路”还真没冤枉咱们,这屋里有电灯你们不晓得开吗?!话音刚落,团长就推门进入了4班。随后,随着一声众人都没有听到过的“滴答”声,团长拉亮了电灯,顿时屋内亮堂了,每一个人的面孔清晰可见。“土八路”们被团长带来的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整得互相咧着嘴笑。
可以吃的“炸弹”
随着张店据点的突破,维县据点很快也被拿下。两战下来不仅消灭了500多鬼子,部队还缴获了大批日军装备。最让连队高兴地是机枪数量有了突破,而且连队还分得了不少比后方造手榴弹威力大得多的日军手雷。“拿着日本手雷我们心里可高兴了,因为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的手雷威力可不小,一炸就是一大片!”王家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可同样是缴获物资,拿着日本罐头我们就不知所措了,全连没一个人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干啥用的,因为上面写的净是日本字,别说是日文了,就是连汉字咱们连队也没人识几个呀。于是我们大伙就这么看着这一堆堆的日本罐头,既不敢动又不敢摸,怕是炸弹之类的危爆物品。后来还是一个从团部回来的排长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吃的罐头,就是这样,我们还花了不少力气才把罐头打开,因为没吃过呀,哪知道用刺刀戳开就行了……”王家全说着说着笑得更加开怀了。

(二)血洒青山
担任阻击
1946年,已是一名老兵的王家全在全国抗战取得胜利后,又随着部队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这一年的9月,王家全所在的8师23团奉命掩护司令部机关和大部队转移,他们的作战任务是,阻击追击而来的敌新六军二十二师24小时。此时王家全已是连部通信员,和往常一样,这次战斗中他的任务还是将连首长的指令迅速传达给各战斗班排。王家全所在连队的阵地设在一座树林密布的大山制高点上,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
战斗在17:00时左右打响了。连队的工事刚刚修好就叫敌人的炮火给打烂了,还没来得及对工事进行整修,敌步兵开始冲锋了。“那些国民党步兵冲上来时就像‘羊群’一样,密密麻麻,场面很大呀!”王家全开始回忆,一段珍藏在他心灵深处的记忆出鞘了。“虽然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也是一名老兵了,但那个时候还是紧张,敌人太多了,整个山坡都是敌人,连长就说了,别看敌人数量多,叫得狠,把他们放近了打,保准叫他们吃苦头!”
连长的话果然说得不错。当敌步兵冲锋至距我方阵地三、四十米时,部队开火了。这个时候那些大量缴获的日本手雷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日本手雷威力大,敌人分布密集,我方又是居高临下,一个手雷扔下去往往就能杀伤一大片敌人,而同志们的手雷齐放,更是把敌人炸得苦不堪言。很快,敌人的尸体成堆的留在了阵地前沿,那些侥幸没有被伤及的敌人,也屁滚尿流的撤了回去。
“我就看到那些敌人啊,有的一跤摔得爬不起来,即使是能起来他也不敢起来,有的就直接被炸得从山坡上往下滚下,这么一波打下来,我心里就有底了,别看敌人冲得凶,都不经打……”王家全兴奋地说。
这样的冲击与防守一波一波的进行着,攻守双方除了伤亡更大了,战斗的态势没有任何变化。阵地被一次次的炸烂,又一次次的被修整。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清冷的弯月挂在了阵地的上空,夜已经深了,战士们已在阵地上固守了近十个小时,疲惫正悄悄地袭扰着他们。“一开始我们都还不觉着饿,等敌人把攻势缓下来我们才感觉到肚子在叫唤,可也没啥好吃的,饿了就只能是抓一把炒苞米,再兑上一口水……,当时也不觉着困,因为敌人就在山坡下头,他们夜里也在不断的进攻,我们放松不得,就这样一直打到第二天白天,我有一个一起入伍的同村哥哥就是在第二天白天时牺牲的。”王家全说着说着点起了一根烟,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增添了一份伤感。
光荣负伤
这场战斗在国军的反复进攻和我军的顽强固守之下变得异常惨烈,然而,再惨烈的战斗也有结束的时候。第二天傍晚18:00,王家全和他的连队已成功的按照上级指令,在规定时间内“拖住”了敌人24小时。在接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部队准备撤离阵地,与此同时,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也开始了。连队的阵地再次遭到各式炮弹密集的炮击。王家全和同志们都清楚,在炮火咆哮过后,又一轮步兵冲击又要来了。
又是一个被炮火映红的傍晚。连指挥所上空,飘着的是黑色的硝烟,呼啸的是穿梭着的炮弹。突然,一发“六零”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炸开,指挥所内顿时烟雾弥漫。“王家全——,王家全——”指挥所内传来战友们急切的呼唤王家全名字的声音,与此同时,关于其他战友名字的呼喊也在响起。这发落在指挥所附近的炮弹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几个战士的生命,万幸的是,王家全不在其中。虽然幸免于难,但这发炮弹依然在王家全的大腿右侧留下了数块弹片。
“没想到我还有今天……”王家全说,同时他夹着烟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那时没有麻药呀,我还有今天……后方军医都说要保我的命必须把腿锯掉,是我们指导员拼着拦住不让锯的呀,他是为了我好……”提及这段负伤的经历,王家全的情绪变得激动,语句有点凌乱,甚至还拉起衣服,将那处连家里孩子都不曾看过的伤显现在记者面前。仿佛,他要让面前的这位聆听者把所有听到的、记下的,加上联想的翅膀,和他一起回到那个充斥着炮火硝烟的战场。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王家全告诉记者,在敌人的最后一次进攻中,战友们拼死保住了阵地,他的腿也在军部医生的力保之下留住了。虽然这只是部队斗争过程中无数大小战斗中极其平凡的一次,但这次战斗却让王家全这个现已85岁的老人毕生不能忘却,因为,在这次战斗中,他在青山上洒下了鲜血;因为,他体验过生死离别;因为,他见证了战争与和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王华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0-08-12 15:08 最后登录:2010-10-29 09:10
推荐内容
  • 嫁军人,永不言悔

    小时候,我对军人特别崇拜,不为别的,只为那身耀眼的绿色军装。我想有朝一日要是能穿...

  • 一生无悔相伴军旅

    生活的路上很平凡,固然有许多的烦恼,但是理解了就会觉得我们的生活感动多一些,温暖...

  • 难忘那段恋情那个她

    往事悠悠,似水流年。望着窗外飘零的白雪,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好几年前的那个冬天。 那...

  • 边防哨兵

    这里,没有霓虹闪烁 这里,没有街市喧嚣 这里,没有尘世浮躁 只有坚定与执著 只有恬静...

广告
最新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