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旅文学 >

我的20年从军路11:“连队是我家!”(Ⅲ) 

时间:2009-04-07 15:36来源:未知 作者:军旅编辑 点击:
(二)训练记事2撵兔子的腿脚! 记得我们下连的第一个周末早晨,孙延福和赵宏两位老同志便早早叫上我们三位新兵去跑步锻炼。 我们很高兴的沿着下山公路跑着,起初,由于我们第一次出营区,感到很新鲜,也很有干劲的跟在老兵的后面,尤其是李希义,还不时的跑到大前面,看到山下独自一家一家的房子又折回来,问老兵村子为什么不集体成
  (二)训练记事2——“撵兔子的腿脚!”


记得我们下连的第一个周末早晨,孙延福和赵宏两位老同志便早早叫上我们三位新兵去跑步锻炼。
我们很高兴的沿着下山公路跑着,起初,由于我们第一次出营区,感到很新鲜,也很有干劲的跟在老兵的后面,尤其是李希义,还不时的跑到大前面,看到山下独自一家一家的房子又折回来,问老兵村子为什么不集体成片而建,看到弯来弯去的山路,有问为什么不取其捷径、节省修路成本,就象小孩子一样,满脑袋的问题。
可是没跑三四公里,我们就气喘吁吁、有点吃力了,而老兵们则依然是保持着节奏、轻松自如,并不时的鼓励着我们,甚至边跑还边与我们聊一些家长里短,已分散我们吃力的注意力。
老兵孙延福还告诉我们:“体能好是我们中队的传家宝,不能丢。”看着不时有陆陆续续的从我们身边跑过的其他班的战友,他给我们讲了一个去年春天刚发生的故事:淄博市公安局隆重召开有公安、武警、消防等参加的首届军体运动会,中队皮金州排长(即我们新兵连排长,下连后任一排排长)带领三名战士去参加五公里越野项目的比赛,结果比赛经验并不足的他们,一举夺得了个人成绩第一名、第二名和第四名的优异成绩,惹的市局和支队的一些参赛队员直抱怨:“**中队是在深山老林撵兔子的些腿,跟他们比那简直别想!”一时我们中队的名声大振。我们听后很是自豪,巴不得自己就是那其中的一员。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了打好基础,没完没了的小操真让我们感受到了枯燥和难熬,可是面对中队各层次的竞争由不得不咬牙坚持,真正到后来摔擒和战术全面展开了,训练强度更大,有时我们新兵们偷偷交流的时候,真是都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那时我们最期待的时间就是睡觉(出完小操之后)和利用午休时间出去挖兔子食(中队开展农副业生产,每个班都种了菜、养了兔子,中队集体还有羊群),我和李希义就可以逃避老兵的监督,走出营房到郊外潇洒自由一会儿,不过前提是野菜要挖的差不多,要不然回来是要挨批的,后来天气越来越热,午休没时间休息到了下午或晚上执勤时间就犯困,所以免不了有时控制不住就打瞌睡,老兵们又批上了:“我们也是从那时侯过来的,就你们娇贵?!”
可能是严师出高徒的结果,也可能是因为付伟调走了的结果,我们班班长和副班长配对、两个老兵配对、我和李希义配对,相互之间配合的都非常默契,所以几乎每次擒敌技术测试、比赛(比赛时另找别的班长给我们下口令),我们班总是在前一两名,夺得流动红旗,这也是大家比较高兴的时候,要是因为谁的原因出现严重失误比赛砸锅了,那你就等着行了,全班同志立马就成了你的阶级敌人,“班级集体荣誉都不要了,你不挨批谁挨批?!”
虽然最终我没有练成“撵兔子的腿脚!”(汗颜,辜负了各级领导和战友的期望。)可是班里的其他同志都是个个功夫了得,有一回副班长曲立春回家探家,在镇子的集市上偶然碰到三个持刀抢劫的青年,赤手空拳的他丝毫没有犹豫的飞跑上前,利用学过的抱膝压腹、卷腕夺菜刀、夹臂摔等动作利索地把三个歹徒制服了,博得了后来赶过来围观群众的阵阵掌声 ……

归队后这事他自己也没有说,等到当地派出所打听到地址寄来感谢信,中队才知道这件事,中队立即给了他个嘉奖,我们祝贺,他却牛气来了:“这,对咱来讲,还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
  • 嫁军人,永不言悔

    小时候,我对军人特别崇拜,不为别的,只为那身耀眼的绿色军装。我想有朝一日要是能穿...

  • 一生无悔相伴军旅

    生活的路上很平凡,固然有许多的烦恼,但是理解了就会觉得我们的生活感动多一些,温暖...

  • 难忘那段恋情那个她

    往事悠悠,似水流年。望着窗外飘零的白雪,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好几年前的那个冬天。 那...

  • 边防哨兵

    这里,没有霓虹闪烁 这里,没有街市喧嚣 这里,没有尘世浮躁 只有坚定与执著 只有恬静...

广告
最新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