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旅文学 >

感念父恩

时间:2009-02-08 08:0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想念父亲是在去年春节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夜,窗外圣洁晶莹的雪花正在悄悄地飘落。 那时,军营里嘹亮的熄灯号已经响过三遍,喧嚣的军营一下子沉静了下来,我独自站在窗前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出神。这时,突然接到从遥远家乡打来的长途电话,哥哥的声音显得异常急切,但又
  
  想念父亲是在去年春节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夜,窗外圣洁晶莹的雪花正在悄悄地飘落。
  那时,军营里嘹亮的熄灯号已经响过三遍,喧嚣的军营一下子沉静了下来,我独自站在窗前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出神。这时,突然接到从遥远家乡打来的长途电话,哥哥的声音显得异常急切,但又那么不失沉稳。
  哥哥先是问我:“最近还那么忙吗?”我说部队年前事儿多,正在忙着走访慰问、节日环境布置啥的,再有几天就全都忙活妥当了,只等着欢天喜地过新年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哥哥却自言自语地说: “ 今天都是腊月二十三了, 再过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哎??”我听后焦虑地问哥哥: “ 父亲的身体咋样? 家里一切还好吧!”哥哥感到我很是着急的样子,便安慰我说:“父亲身体一直都很健壮。别为家里事情分心,等闲下来就带着家人回来看看,老人年纪大了知道想人啦。”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即刻闪过一丝忐忑不安之意,回到寝室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是呀,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四个年头了,她走后父亲一直坚持自己单独过活,很少给子女们添麻烦。哥嫂多次让我劝说父亲跟他们一起生活,这样照顾老人生活起居灵便点。但父亲却说啥灵便不灵便的,只要我能照顾自己,就是做晚辈们的福分呢。每次回部队离开家门时,父亲从来不出门送我们,他说不愿意让子女看到自己驮着背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身影。其实, 他是等着我们高兴地走后,而一个人独自孤独寂寞地落泪呀。
  说心里话,我确实疏忽了对老人的孝道这一点,总觉得自己在部队上能干出一点名堂来,就是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最好报答,也是我们尽的最大孝道了。姐姐后来说母亲走后不久,父亲就得了一种脚癣病,有时脚疼得彻夜难眠,经常是深更半夜起来,望着漆黑的夜晚独自静坐到天明。对这些却全然不知,当我们自己也成为人之父时,才真正感到那是多么的自私与无知。
  一连几日,我都魂不守舍寝食难安。妻子见状便硬拉着我和女儿到街上散步,踏着厚厚的积雪听着清脆的爆竹声,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哎,年味浓了又该过年啦。”妻子见状,微笑着对我说:“又想家了吧,工作上要是离得开,就回家看看吧。家里就这么一个老人了,那是你牵挂的根呀!”
  大年初三早上,当我步入家门望着眼前的一幕时, 我酸楚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已近八十三岁高龄的父亲躺在床上就像植物人一样,已经失去了记忆。哥哥苦笑着说:“这一场病害得太重了,这回父亲再也站不起来了。” 嫂子扶着父亲靠炕头坐起来,指着我对父亲说:“认识他吗?你常挂念的儿子回来看您啦。”
  父亲先是孩子般的紧盯着我,然后扑哧地咧着嘴“呆”笑了起来,最后摇了摇头。哥哥说:“真是病来如山倒呀,这么倔强志气的老头一下子就跟木头似的了,除吃就啥也不知道了??就在父亲得病的前几天,还在念叨着说你该回来了,他是在用指头算计着天数过日子呀。他不让我跟你说病的事情, 怕影响你的工作。其实, 就在我给你打电话的那几天, 父亲就已经住进了县医院。”我一把将父亲揽在怀里,紧紧攥着他那粗糙颤抖的双手激动地说:“爹,这次儿子回来接您是去还您老的一个愿呀。”
  如今的父亲真的是老了,他那骨瘦如柴的身躯蜷缩在炕头上,让人感受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他再也不能用宽厚的肩膀为子女们遮风挡雨了,再也不能起早贪黑地日夜劳作支撑这个家了,再也不能在祖上传下来的老屋旧居中独自享受生活了。从父亲呆滞的目光中,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幽怨与伤感。
  应该说父亲是出生在书香门第,先人曾在京城出任九门提督,后因国事突变便告老还乡,带着家眷一路迁徙隐居在古运河岸边的一个小村落里,在没落的朝代家族受尽了世人欺辱,他便命家人定下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所有家族后人不读不仕,只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耕织劳作平静地享受阳光明媚的日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积极参与更多交流:请进入军旅在线论坛——全心全意为军人军属服务的军事论坛!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2009-01-19 15:01 最后登录:2009-04-01 16:04
推荐内容
  • 班长老兵周

    老兵姓周,有个很拗口的名字周晓舟,所以机关的人为了叫着方便都叫他老兵周,老兵是个...

  • 军礼无言

    在每个曾经是军人或者现在还是军人的人心中,军礼是我们在军旅生涯中最神圣的标志之一...

  • 感念父恩

    想念父亲是在去年春节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夜,窗外圣洁晶莹的雪花正在悄悄地飘落。 那...

  • 无言的战友

    方汉 绘 老五飞虎 钟法权 老五是一条正儿八经有军籍的军犬。 老五讨士兵们喜欢,原因...

广告
论坛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