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旅文学 >

军旅人物纪事

时间:2009-02-03 08:1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张云掌 初见张云掌是在1988年的冬天。当时我刚当兵不久,在基层连队当副指导员,作为支队政委的张云掌来连队检查工作。当时,他专门把我叫到身边,问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学什么专业?都写过什么东西?他还问我都写过什么东西,想看看我写的东西。我对他说我没写过。中文系的学生不写东西,他大概还不大相信,似乎对我的第一印象很失
  张云掌
  初见张云掌是在1988年的冬天。当时我刚当兵不久,在基层连队当副指导员,作为支队政委的张云掌来连队检查工作。当时,他专门把我叫到身边,问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学什么专业?都写过什么东西?他还问我都写过什么东西,想看看我写的东西。我对他说我没写过。中文系的学生不写东西,他大概还不大相信,似乎对我的第一印象很失望。
  其实,当时是我对他不太信任,这是后话。
  记得好像是在1989年的四、五月份吧。有一天,张云掌政委突然一个人来到与世隔绝的戈壁连队检查工作。当时,连长下山办事去了,指导员转业,连队里只有我一名干部在家值班。我陪着张政委在连队附近的荒山坡上转了一圈,好像说了一些关于写作方面的话题。当时,他穿着一双黑色的平底布鞋,坐在一块石头上,问了我一些家里的情况,显得很朴素、很和蔼。他还让我找了个罐头瓶,灌上水,给他装了一把从野外采来的绿意葱葱的野沙葱,送到他临时住的营房的窗台上。不久,他便高升,调到了总队机关任政治部副主任。原来,他那次来连队是来向自己的老部队告别的,怪不得他没有通知连队,也没有带参谋干事之类的身边工作人员,而是和自己的司机两个人悄悄地来。
  听到他遇难的噩耗是在一个寒风呼啸的下午。大概是九、十月份吧,当时的阿勒泰荒漠上已经是北风猎猎,一派凄凉、萧瑟的晚秋景象。我当时身穿棉衣棉裤,大头棉鞋,躲在连部帐篷里看书、发抖。机关下来检查工作的一位主任对我说:“你知不知道,张云掌出车祸,死了。”当时,我对说这话的人很反感,即使对他有意见,但怎么可以这样直呼自己已经去世的老首长的姓名呢?而且竟然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这算什么人呀?
  后来,我才从他的司机那里知道,到了总队后,他为了宣传交通部队推出的典型人物陈小平,做了不少的工作。曾经几次独闯当时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主席的王恩茂的办公室,声泪俱下地介绍陈小平的感人事迹。用真情打动了这位久经杀场的老将军,老领导,使他亲自为陈小平同志题词,并参加了陈小平烈士的命名表彰大会。使陈小平的事迹很快在当时自治区1700万各族人民中很快传播开来,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后来,他自己又在去南疆库尔勒地区进行陈小平事迹巡回报告的途中因车祸而殉职。
  后来,我调到机关后,听老同志们讲,张云掌入伍前高小毕业,文化程度不高,但勤奋,爱学习,从报道员干起,宣传干事、宣传股长、政治处主任、政委一路过来,很不容易,很有水平。还有老同志讲,他如果不是因车祸而英年早逝,前途不可限量。我在部队这20年,走南闯北,军、师、旅、团级政委接触了不少,张云掌确实是一个比较有感召力的政治干部。
  我对张云掌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的冬天,归营后,我带领连队的100多命战士去总队礼堂,观看反映我们部队光荣传统的老电影《天山行》。当时,身为支队政委的张云掌,站在主席台上,当着数百名官兵,声泪俱下地介绍自己的战友姚虎成同志牺牲时的情景。
  
  文柏清
  我是在电话里得知他去世的噩耗的。
  当时,我参加总队“工地万里行”巡回采访,历时一个多月,刚刚归来。正猫在家里赶写一个长篇通讯,头脑昏沉沉的。总队宣传处的肖干事打电话向我通报情况,说:“哎呀!你知不知道,你们部队出大事了。你们政治处主任文柏清去世了。”我当时就懵了,愕然道:“啊!咋回事么?”“出车祸了,还有江平。”
  我的心震颤了,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打电话到单位,当时的宣传股长彭衍义沉痛地告诉我:“是的,我们文主任和江平同志前几天因车祸不幸牺牲了。”
  放下电话,我愣了半天。
  初见文柏清是在1988年8月的一个午后的下午。我当时在北京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军事辅训。那一天的阳光很好,我躺在北京康庄武警交通指挥部教导大队大院后面那暖洋洋的草地上看书。他拿着一个收音机,优哉游哉地散步过来了,笑咪咪地问我:“你是哪个支队的呀?看的什么书呀?”我说:“我是四支队的。看的《新概念英语》”他笑眯眯地对我说:“那咱们还是一个单位的。我是四支队的纪委办公室主任。你真不简单呀,还看英语书。”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
  • 嫁军人,永不言悔

    小时候,我对军人特别崇拜,不为别的,只为那身耀眼的绿色军装。我想有朝一日要是能穿...

  • 一生无悔相伴军旅

    生活的路上很平凡,固然有许多的烦恼,但是理解了就会觉得我们的生活感动多一些,温暖...

  • 难忘那段恋情那个她

    往事悠悠,似水流年。望着窗外飘零的白雪,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好几年前的那个冬天。 那...

  • 边防哨兵

    这里,没有霓虹闪烁 这里,没有街市喧嚣 这里,没有尘世浮躁 只有坚定与执著 只有恬静...

广告
最新推介